講文明樹新風

首頁 > 新聞 > 文化新聞

哈丹:壯劇的第一朵“梅花”(藝術生涯·“梅花”這樣綻放⑨)

時間:2020-04-30 10:30:14  來源:人民網 放大 縮小 默認

  李 縱

  哈丹出演《牽云崖》劇照。

  謝江波攝

  “我家住在銅鼓嶺,從小聽著打鼓聲。鼓聲知我苦和甜,鼓聲是我根與魂……”3月復工以來,廣西壯劇團排練場內,《我家住在銅鼓嶺》的復排一天都未曾中斷。這是哈丹正在準備的下一部戲。自從獲得梅花獎,哈丹感到人們對壯劇的關注明顯增多。這讓她既感欣喜,又有了更大的壓力和動力。

  哈丹獲得梅花獎是在2019年,參評時演出的是壯劇《牽云崖》。這是她拿過分量最重的獎,也是壯劇自誕生以來收獲的第一個梅花獎。對于個人演藝事業和壯劇的發展而言,都意義重大。在接過獎杯時,她想,終于又為壯劇走向全國邁出了一小步。

  壯劇有200多年的歷史,是壯族人民喜聞樂見的戲曲藝術形式,具有豐富的民族色彩,廣泛流行于廣西紅水河流域的壯族地區以及云南的文山、富寧、廣南等地。2006年,壯劇入選第一批國家級非遺名錄。

  哈丹和壯劇結緣,源于家學。她的父母分別是廣西桂劇界有名的老生和旦角。小時候,每當父母登臺演出,哈丹便跑到劇場玩樂。昏黃燈光下,描眉涂脂的精致妝容,一唱三嘆的唱腔,依依裊裊的身段,是她童年常見的片段,也是最寶貴的記憶。像一個朦朧美好的夢境,戲劇悄悄種在哈丹心里。

  哈丹第一次登臺時,還未完全記事。有一年,廣西桂劇團排練桂劇《家》,導演為劇中角色“海兒”的人選傷透了腦筋,無意中看到正在排練場瘋跑的哈丹,雖然辮子凌亂、大汗淋漓,但那一對閃閃發亮的大眼睛透著靈動。導演一拍大腿:“嘿,就讓哈丹上!”果然,“人小鬼大”的哈丹不負眾望,本真的表演讓觀眾留下深刻印象。這段經歷,在哈丹的記憶中早已模糊不清,長輩們卻至今津津樂道。

  1993年,18歲的哈丹從廣西藝術學校畢業,被分配到廣西壯劇團,從此開始了職業演員的生涯。從小的耳濡目染,讓她在舞臺上如魚得水。但她也曾迷茫過。她進入這一行時,正值戲曲的低潮期,尤其是壯劇這類地方劇種,更面臨重重危機。是母親的支持給了哈丹信心和動力。“你就應該是走這條路的人。”母親的一句話,讓她堅定了自己的選擇。

  與京劇昆曲等劇種相比,壯劇還算“年輕”,沒有形成太多嚴謹的固定程式。這給了哈丹開拓創新的空間。在排練壯劇《投江》時,為了更好地體現角色在江中的掙扎,哈丹創造性地把贛劇的長水袖技巧運用到表演中。要將長達三米的長水袖舞得優美自如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在排練的緊要關頭,哈丹每天只休息三四個小時,整整練習了三個月,由于體力支持不住,幾次累得摔倒在臺上。最終,她成功將漫天飛舞的長袖融入壯族民歌曲調里。

  《牽云崖》則是更大的挑戰。該劇的一大亮點就是哈丹一人分飾兩角。那是一對雙胞胎姐妹,一樣的容貌,不一樣的心靈:一個高傲善妒,一個善良純真;一個愛財,一個愛才。哈丹深入人物內心世界,把握人物性格特點,以不同音色的唱腔、不同體態的身段,將兩個角色塑造得極其靈動。角色出場,只要一個表情、一個動作,觀眾立刻就能明白這是姐姐還是妹妹。精湛的演技,讓掌聲在劇場不斷響起,經久不息。由于每次轉換角色都要換裝,時間緊急,哈丹只能一路小跑往返臺前幕后,根本沒時間調整狀態,一穿上衣服,就必須立刻進入角色。唯有通過多練,讓人物真正融入內心,化為本能,才能達到這樣的演出效果。

  哈丹塑造過的角色還有很多。無論是《馮子材》中有勇有謀的壯家首領青鳳,《邕州阿姆》中詮釋無私母愛的彩霞,或是《挑山女人》中肩負重擔的王美英,《天上戀曲》中美麗、俏皮的朱靈……她都能游刃有余,讓人物在舞臺上綻放絢爛光彩。但對哈丹來說,最好的角色永遠都是下一個。每一次演出都是新的,每一場戲都要有突破,這就是哈丹的追求。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
密碼:
驗證碼:
延伸閱讀
    無相關信息

和合承德網版權及免責聲明:

1.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承德日報”、“來源:承德晚報”、“來源:和合承德網”的所有文字和圖片稿件,版權均屬于承德日報社和和合承德網所有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和合承德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2.本網未注明“來源:承德日報”、“來源:承德晚報”、“來源:和合承德網”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。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,并自負相關的法律責任。

3.如本網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在一周內來電或來函與和合承德網聯系。

nba赛程